Skip to main content


字根科技總經理:田春峰

錯別字在線檢查
錯別字檢查是一項特別需要耐心的工作,我們正在努力中 ...

錯別字在線檢查使用說明
返回
天津海河傳媒中心

    字根科技簽約客戶

彭幫懷 將教材糾錯進行到底


將教材糾錯進行到底

 

(依《中國青年報》2016年6月13日《“挑錯教師”彭幫懷的十年訴訟路》改寫)

 

2017年3月,河南省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鄭州教師彭幫懷上訴江蘇鳳凰教育出版社出版發行的小學語文教材(慣稱蘇教版)上有372處“瑕疵”和一項產品缺陷案作出終審判決,彭幫懷敗訴。這是彭幫懷為語文教材糾錯后收到的第22個判決書。

在此之前,他已經為現行中小學語文教材糾錯打了10多年官司,但從未勝訴。彭幫懷也因此被媒體稱為“糾錯教師”。



“糾錯教師”彭幫懷

一波三折的艱難訴訟

 

這次訴訟的起因是,2015年6月彭幫懷應一出版社之約,擬編寫一套小學生作文輔導讀物,為了搜集資料,他在書店共花費78.76元購買了蘇教版小學語文2015年修訂的一年級至六年級上下冊12本教材。經過研讀,他認為所購教材上有372處“瑕疵”和一項產品缺陷,這項產品缺陷主要是作文部分沒有完全按照《義務教育語文課程標準》(2011年版)(以下簡稱《課標》)編寫,可能會造成使用者按語文教材學習作文而學不會作文的損害。當年8月21日,彭幫懷將出版社和書店告上法庭。該案從立案到一審判決歷時18個月,經歷了延期審理、增加訴訟請求、申請政府信息公開、庭外和解、法庭談話、再次開庭、再次增加訴訟請求、第三次開庭等環節,在第三次開庭后6個月,法院才做出一審判決。 

此案的訴訟時間表



教育部的行政答辯狀

 

2015年8月,向鄭州市金水區人民法院起訴,法院立案。

9月,向國家工商總局舉報,后轉至教育部處理。

9月,向教育部依法申請公開審定蘇教版小學語文教材(2015年修訂本)的相關信息。

10月,教育部回復稱“正組織對義務教育課程標準《語文》教材進行修訂審查,教材正在審查中,各版本教材尚未審定,因此尚無教材修訂本審定的有關文件”。彭幫懷不服,申請行政復議。

12月,出版社約他會面,提出和解,他拒絕。

2016年1月,鄭州市金水區人民法院發出第一次開庭傳票,原告提出延期開庭申請,法院許可。

 1月,教育部答復稱“編寫組對個別內容進行了微調,并在書脊處加印了‘2015修訂本’字樣,但未向教育部報備”。彭幫懷不服,申請行政復議。

1月,向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請求法院判決教育部向其公開相關信息。

2月,教育部決定“維持被申請人(教育部)之前作出的《政府信息公開告知書》”。彭幫懷不服,提起行政訴訟。

2月,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告知他法院信息公開案的合議庭成員和相關權利。

3月,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未開庭審理作出裁定,彭幫懷敗訴。

4月,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5月,鄭州市金水區人民法院第二次開庭,彭幫懷向法庭補充“編寫組對個別內容進行了微調,并在書脊處加印了‘2015修訂本’字樣,但未向教育部報備”的教育部行政復議答復書和該套教材增刪21篇課文的目錄等新證據,同時增加了訴訟請求:對所購教材退一賠三,請求法院責令被告召回本案所涉及的非法出版物,判決被告向其公開道歉。出版社提出異議,法庭延期審理。

6月,鄭州市金水區人民法院第三次開庭。彭幫懷又增加訴訟請求:請求法院就本案所涉問題向教育部等行政主管部門發出司法建議函。建議有關部門就本案所涉問題依法處理,完善教材的管理評價機制,比如第三方評估等。

6月,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傳彭幫懷和教育部到該院二號法庭談話。

8月,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未開庭審理作出終審裁定,彭幫懷敗訴。

11月,鄭州市金水區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彭幫懷敗訴。

12月,向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2017年3月,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開庭,彭幫懷終審敗訴。

 

期待已久的六月開庭

 

2016年6月1日,鄭州市金水區人民法院第三次開庭,法庭上,作為被告之一的江蘇鳳凰教育出版社代理律師答辯稱,該套語文教科書系教育部審定的教材,是合法出版物。彭幫懷稱教科書存在產品缺陷是個人意見,未經有關部門鑒定。并且,彭幫懷現有證據不足以證明教科書內容違法或質量不符合行業標準,因此,教科書并無產品缺陷。

對于彭幫懷所訴教科書沒有按《課標》編寫,出版社認為,這是他對教材編寫工作進程的認識不足。代理律師說,教育部雖然在2011年出臺了新《課標》,但對語文教材的編寫和送審工作是從2013年開始,自2016年秋季起才使用按新《課標》編寫的教材。之前一直沿用老課標的教材,這是遵照教育部的要求。

“按照誰主張誰舉證的原則,原告應當對其起訴的涉案產品存在質量問題承擔舉證責任?!背霭嫔绱砺蓭熣J為,產品是否有質量問題,不應當由彭幫懷個人認定,應當由權威部門或有關行政主管部門認定,但是在法庭調查過程中,彭幫懷并無該方面的證據。

 對于彭幫懷一直訴稱“案涉出版物為非法出版物”的說法,出版社代理律師也不認同,“非法出版物是未經新聞出版部門或有關部門批準發行的,而案涉的圖書是經過合法的批準手續,履行了正常的報批義務,有合法書號?!?br>
 另一被告方河南省新華書店發行集團有限公司中原圖書大廈代理律師認為,由于彭幫懷此前已經多次就教材問題向法院起訴,法院均判其敗訴,按照“一事不再理”的原則,應駁回彭幫懷的起訴。

 經過10多年的“戰斗”,盡管沒有一次勝訴,但彭幫懷仍是充滿信心?!斑@次,不管是敗訴還是勝訴,我都不會太在意,重要的是我將教材的這些問題提了出來,我相信真理會越辯越明?!迸韼蛻延盟芰侠K將12冊教材捆好,拎出了法院。

寫信反映情況“石沉大?!?br>
 

彭幫懷1988年師范畢業,當了10多年的中小學語文教師。后來,他離開學校,在鄭州辦了作文輔導班。在辦班的過程中,他發現現行中小學語文教材上有很多“瑕疵”和“缺陷”。

彭幫懷說,“瑕疵”主要是指錯別字和表達不充分的話等不規范的地方,“缺陷”主要是作文部分沒有完全按照《課標》編寫,可能會造成中小學生按教材學習作文而學不會作文的損害。

彭幫懷進一步說,這個缺陷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教材的編寫體例與《課標》的總目標不符,比如《課標》對作文的要求是“能具體明確、文從字順地表達自己的見聞、體驗和想法。能根據需要,運用常見的表達方式寫作,發展書面語言運用能力”,“這是把作文定性為表達,即作文是一種書面語言表達。分級段來說就是低年級樂于表達,中年級自由表達,高年級學會表達,7-9年級有創意的表達。而現行中小學《語文》教材則是按主題分單元來編寫的,沒有按照《課標》上要求的書面語言表達規律來編寫”。二是習作部分編寫不符合《課標》要求,漏掉重要環節?!墩n標》要求“寫作教學應抓住取材、立意、構思、起草、加工等環節,指導學生在寫作實踐中學會寫作”?,F行中小學《語文》課本并沒有按這五個環節來編寫,是從文章學的定義出發編寫習作,課本上大多數課內習作指導僅處在命題階段,漏掉了重要環節?!斑@樣會導致老師和學生對作文定性、定位不準確而學不好作文”,彭幫懷說。

這些年來,彭幫懷把在中小學語文教材中發現的問題都整理了出來,也曾給出版社寫信反映,但大都石沉大海,他最終只好選擇訴諸法律。

曾就教材封面“植入廣告”打官司

 

2013年4月,彭幫懷曾就蘇教版小學四年級語文教材封面涉嫌植入廣告,向北京海淀區人民法院提交訴訟材料,引起輿論關注。



彭幫懷認為這是在教材封面插入廣告

在該冊課本封面上,兩名小學生向醫護人員獻花,背景是一棟標示為“博愛醫院”并帶有紅十字標志的辦公樓,封面上端注明“經全國中小學教材審定委員會2003年初審通過”“義務教育課程標準實驗教科書”。

 彭幫懷認為,將這家與課文內容毫無關系的特定醫院名字打在教材封面的行為,屬于典型的植入廣告。他認為這樣會給使用者及社會帶來極其嚴重的后果,要求被告江蘇鳳凰教育出版社有限公司、河南省新華書店發行集團有限公司退還原告購書款12.49元。法院最終并沒有受理彭幫懷的起訴。

 2013年4月,江蘇鳳凰教育出版社負責人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這本教材最早在2001年就已經啟動編寫工作,2003年正式投入使用,全國有12個省份選用了這套教材,之所以取名“博愛”醫院,是為了弘揚一種大愛精神,傳遞非典期間眾志成城抗擊病魔的正能量,該封面與內文中《永遠的白衣戰士》等課文是相互結合的。

 至于“博愛”二字,該負責人稱,“當時‘博愛醫院’并不像現在這樣有名,也壓根兒沒有想到要借用或者是植入該醫院的名號,去年媒體最早曝出該問題后出版社方面已對封面進行了調整,將刪除‘博愛’二字?!?br>
 但彭幫懷提供的蘇教版小學四年級語文教材(2015年修訂本)顯示,“博愛醫院”依舊出現在該冊課本的封面上,彭幫懷將其列入了372處“瑕疵”的明細中?!斑@是出版社有錯不改,可能是處于利益方面的考慮吧”,彭幫懷說。

 

“糾錯”持續進行了十多年

 

到2017年底,彭幫懷為中小學語文教材糾錯已走過了10多年。

提起最初為教材“糾錯”的起因,彭幫懷說,“2006年的一天,一個學生家長來接孩子時忽然問我,四年級教材上標點符號的使用跟三年級不一樣了,到底該以哪個為準?”

 彭幫懷聽了之后不以為然,覺得是家長搞錯了。在家長的一再堅持下,彭幫懷拿出蘇教版小學語文教材對比發現,確實在同一套教材里,三年級和四年級課本的寫作示范中出現了標點符號占格不一致的情況。

 “這個問題說大不大,但說小也不小,這會讓孩子對標點符號的使用產生疑惑,尤其是在寫作文的時候,他們會弄不清楚標點在規范的使用中應該如何占格?!迸韼蛻颜f,從此以后,他開始反思質疑。

 還有一次,因為教材的版本不同,同一知識點不同版本不一致,有家長質疑老師教錯了,找到彭幫懷要求退費?!斑@挑戰了我作為一個老師的底線,小孩是耽誤不起的”。

 彭幫懷開始研讀不同版本的教材,發現除了標點符號,教材中還有錯別字、語句不通,以及不同版本之間的矛盾沖突、產品缺陷等。



人教版教材上是(翠)和蘇教版教材上是(色)

 

接下來的兩年多里,他一直向各相關部門投訴反映,與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教育部都打過交道。但是,彭幫懷一直未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他開始跟出版社打起了官司。

  2010年,同樣是糾錯,他將人民教育出版社告上法庭。最終,法院認為教材合格,駁回了彭幫懷的起訴。

“法院只對教材的合法性進行審查,至于質量的監管不在他們的審理范圍?!迸韼蛻颜f,這10多年來,他起訴出版社近20多次,出庭10多次,而這些官司均以敗訴告終。

“沒有機構來鑒定教材合格不合格?!迸韼蛻颜J為,這是他敗訴的最主要原因。

“據我所知,到現在為止,我國還沒有一個關于教材鑒定的第三方權威機構。教材封面上提到的全國中小學教材審定委員會是個臨時機構,不是常設機構?!迸韼蛻颜f。

 對于此次起訴江蘇鳳凰教育出版社和書店的敗訴,彭幫懷也坦言,“這是意料之中的,我已提起了上訴。如果能推動教材管理體制發展,如第三方監管等,我的心愿也就實現了?!?br>
 

認為統編本小學語文書上有94處“瑕疵”

 

2016年秋季學期開始,全國義務教育學校換用教育部統一編寫的教材,到2017年秋季,統編本各學科教材已上市了3本。在彭幫懷眼中,教材應該是合標、合法、準確、規范的。令他失望的是,他認為已上市的3本統編本小學語文教材上有94處“瑕疵”。



 

目前上市的統編本3本小學語文教材

 

這94處“瑕疵”主要是與《課標》相沖突、常識性錯誤、圖文不符、病句、語言不規范、違法等。彭幫懷向北京市海淀區法院提起了訴訟,海淀區法院依法受理,決定2017年全國憲法日(12月4日)開庭審理,彭幫懷做好了庭審的充分準備……
彭幫懷要將教材糾錯進行到底!
(改寫于2017年12月)

 

(本改寫稿發天涯論壇及“中國教材亮劍群”,轉載請注明出處)

暖暖视频免费视频播放_两个人免费视频_ae86老湿机在线观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