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字根科技總經理:田春峰

錯別字在線檢查
錯別字檢查是一項特別需要耐心的工作,我們正在努力中 ...

錯別字在線檢查使用說明
返回
天津海河傳媒中心

    字根科技簽約客戶

媒立方浙報集團中央廚房


浙報集團中央廚房:從平面媒體到“媒立方”
 
 










“中央廚房”案例 之 浙報集團“媒立方”


今天的紙媒編輯部早已或主動或被動地融入了互聯網的信息傳播之中:現代的PC門戶、APP、推送,讓新聞的時效比拼已經白熱化到0.01秒的等級;一則原發新聞的首次推送,往往快速集聚成千上萬“眼球”——打造時效性,是吸引用戶、塑造品牌的強有力工具。 

而這也得到頂層的背書:“現代傳播能力建設”,早已提上媒體融合的議事日程;習近平總書記“2·19”講話更是確認“適應分眾化、差異化傳播趨勢”、“主動借助新媒體傳播優勢”等在構建輿論引導新格局中的重要性。

    那么,如何建立面向互聯網的內容生產流程和機制?實現采編流程再造,是決定傳統媒體能否真正實現媒體融合的關鍵所在。



    從浙江日報報業集團(以下簡稱浙報集團)的實踐來看,則主要以“媒立方”融媒體技術平臺為支撐,同步推進浙江日報、浙江在線、浙江新聞客戶端的融合報道創新,形成指揮、采訪、編輯、分發的新型生產體系和工作機制,以及信息一次采集、多元發布、持續傳播的現代傳播體系。


媒立方是什么
一個信息采集、編輯、分發的融合平臺



 從收購邊鋒用戶平臺,到建立“三圈環流”的新媒體傳播體系,浙報集團在新媒體的發展中積累了較多的互聯網資源和產品開發經驗。綜合幾年來的經驗和資源,“媒立方——融媒體傳播服務平臺”應運而生。

  “媒立方平臺”分成三個子系統:內容數據倉庫及其應用系統、用戶數據倉庫及其應用系統和新媒體云服務平臺。



 浙報集團“媒立方”的三個平臺,它們分別對應解決內容、用戶和連接方面的問題,形成對浙報集團建設現代傳播能力的強有力的技術支撐體系。



媒立方怎么用
一套打破“谷倉”邊界的調度機制


 當前輿論場呈現出三元(三端)結構:

一是以傳統媒體為主的主流輿論場;

二是以互聯網為依托的PC端,主要包括人民網、新華網等主流新聞網站和新浪、網易、搜狐等商業門戶網站;

三是以移動互聯網為依托的移動客戶端,主要包括手機APP和微信、微博等。

實現面向互聯網的內容生產機制,就需要打破原有編輯部“谷倉”式的邊界,進行三端融合,互相導流,形成24小時不間斷的信息流生產模式。

而這除了強大的技術支撐,更考驗的是,技術背后的一系列協調、指揮、調度機制。而浙報集團的做法是,以全媒體指揮調度中心和全媒體采編工作流程兩個軟性體系為主導來進行打通。




    整個浙報集團如何成為包含多兵種的集團軍?目前,浙報集團的探索是建立統一的指揮調度體系。

白天值班叫日端,晚上值班叫月端。

日端和月端都有編輯部負責人在指揮部一起研判輿情。


由一個總的調度指揮平臺,對采編資源進行統一調配,24小時實時反應,增強多端口協作。日常新聞采編,按照“共享線索、協同采訪、全媒體互動、多平臺呈現”的要求,由集團副總編輯坐鎮指導,進行24小時實時在線指揮。


    與此相配套的,是實行“三會制度”。上午10:00開采編早會,分析研判當日新聞線索,向記者布置采訪選題。適合新媒體發布的信息,第一時間向浙江在線、浙江新聞客戶端供稿;適合報紙深度報道的選題,向記者明確采訪要求。下午,15:00開采編午會,匯總當天采訪情況,確定重點選題。晚上,20:30開采編晚會,集團總編輯主持,分析研究最新新聞線索,確定浙報版面安排。



   2.中央廚房:全媒體采編工作流程



      三端融合另一個關鍵是建立“中央廚房”式的采編流程。浙江日報2016年元旦改版后,實行采編分離,編指揮采。三個端口所有記者稿件,統一發往全媒體供稿平臺的稿庫,然后由“中央廚房”里的兩個編輯中心——浙江日報編輯中心和數字新聞編輯中心按照三個端口的專業要求進行加工。

     “媒立方”中的全媒體供稿平臺是全開放的,所有媒體(部門)、分社的稿子都可以上傳平臺。這其實通過技術手段,打破了“谷倉”之間割裂的體系,形成一個競爭機制:稿件靠質量競爭,好稿子多端采用、多重變現。這個就體現了技術對流程的倒逼機制。



媒立方怎么變一個進化的柔性內容供應體系


      目前來看,隨著人工智能、AR、VR等技術的發展,對媒體的互聯網內容生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此,浙報集團的“媒立方”融媒體傳播平臺的建設,并不是一勞永逸的,而是一個不斷進化、演進的過程。它的作用在于用技術的倒逼,打破原有的僵硬體制,實現一個柔性的內容供應體系。

       而這其中要解決的核心問題有三個:

    如何吸引互聯網用戶,建設新的輿論場:內容、產品、技術、渠道,在新的輿論場建設中一個都不能少。

微博、微信、APP、可穿戴技術等,時刻在拓展用戶的陣地,而這又決定了“媒立方”必然要適應新的技術,時刻作出反應。




   新的傳播話語體系和傳播機制的建立:如何學習、掌握互聯網新媒體運營模式和機制,建立適應新媒體時代傳播規律和傳播話語體系的新傳播機制。比如,樹立對話即新聞、服務即新聞的理念。

      新的平臺與人才融入機制建設:通過培育和改造,打造自己的新媒體應用平臺和產品,通過收購、參股等方式進入新的用戶平臺,而這些平臺又怎樣與原有的平臺相融相輔。更重要的是,如何培養適應新的體系的內容生產人才和運營人才,建立考核引導機制。培養一批擁有新媒體時代的傳播知識、傳播技能和思維方式的高級人才。

      正如《金融時報》總編萊昂內爾·巴博爾(Lionel Barber)所說:“上世紀七十年代式的運作模式——整個晚上對不同版本做細微修改的做法已死。在未來,我們的印刷制品將脫胎于互聯網的內容,而非相反?!?br>
      對于互聯網內容生產,還有很多可研究之處。包括新的連接生態、粉絲運營、社群運營,如何讓用戶參與內容生產,在一個平臺上實現內容原始數據的調度、接入,實現可視化新聞,如何接入社會化內容的生產資源,如何更加精準地送達到用戶。浙報集團的“媒立方”作為一個用戶平臺本身,還需不斷進化、演變,才能滿足新型媒體的需要。


暖暖视频免费视频播放_两个人免费视频_ae86老湿机在线观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