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字根科技總經理:田春峰

錯別字在線檢查
錯別字檢查是一項特別需要耐心的工作,我們正在努力中 ...

錯別字在線檢查使用說明
返回
天津海河傳媒中心

    字根科技簽約客戶

《從<三體>談談小說中映射的藝術


《從<三體>談談小說中映射的藝術

《三體》系列是一部偉大的科幻小說,論到想象力之雄奇、場面之宏大、情節之跌宕起伏,在科幻作品中不敢說絕后,至少也是空前了。筆者這里不想就小說本身多說什么,只想從它入手,談談小說及文藝作品中影射的藝術。


自古以來,在文章中夾私貨就是文人們非常熱衷的的一項娛樂活動。這種私貨如果涉及時人時事,往往就會“根據有關法律法規,該頁無法顯示”了。聰明的文人便把要寫的東西換個名字甚至改頭換面寫出來,這就叫影射。這種做法一則可以逃避文網,二則可以顯示自己智商的優越性,真乃一舉兩得。影射古已有之,用小說來搞影射更是絕妙,因為本身故事就是假語村言,連把柄都不好抓住。

明朝小說中影射的成分已經相當的高,傳言《金瓶梅》中的西門慶便是影射明朝權奸嚴世蕃(字東樓),《西游記》中的修道段落更是讓嘉靖爺渾身中槍。

清朝文字獄大興,稍微擦邊就要被跨省,乃至于逼出了個影射界不世出的奇葩《紅樓夢》——到現在這書影射什么都還在吵。

到了現代,一出京劇《海瑞罷官》直接引發了那場社會運動,成為史上最嚴重的影射事件。當代科技發達,再想搞影射也更得高端,不然小心把自己賠進去,但太隱晦了弄成《紅樓夢》那樣的純隱語小說,作者的意圖也被掩沒了。在這方面,《三體》的影射給我們樹立了一個好榜樣。


要了解《三體》中的影射,要先從《死神永生》中那三個童話說起。用童話來傳遞事關人類生死存亡的情報,這是劉慈欣的構思巧妙之處。而云天明使用的“二維隱喻定位法”,也是《三體》這套小說影射的方法。從某種意義上講,云天明用三個童話騙了三體人,劉慈欣則用三本小說騙了讀者。


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云天明三個童話的影射方法是這樣的,先給出一個比較模糊的猜測,然后再用另一件東西加以定位。


“二維隱喻:這種模式是用于解決文字語言所產生的信息不確定性的問題。在一個雙層隱喻完成后,附加一個單層隱喻,用來固定雙層隱喻的含義。

在此例中,用雪浪紙的卷曲和熨平暗示曲率驅動中的空間形態,把肥皂船的隱喻確定下來。如果把故事看做一個二維平面,雙層隱喻只為真實含義提供了一個坐標,附加的單層隱喻則相當于第二個坐標,把含義在平面上的位置固定下來,所以這個單層隱喻又被稱為含義坐標。含義坐標單獨拿出來看是沒有意義的,但與雙層隱喻結合,就解決了文學語言含義模糊的問題。 ” 



《三體》小說的影射沒有童話那么精妙,但也類似。不知道多少人還記得,當初《科幻世界》連載《三體1》的時候曾有一句導言“光年尺度演繹上的中國現代史”,只有讀完三部曲,特別是《死神永生》之后才能理解其含義。


讀前兩本的時候就覺得三體世界和日本有相似之處,所處的環境都是自然資源缺乏、環境惡劣、災害頻發,科學技術發達,崇尚集體主義,軍隊殘忍冷血,文化相對貧瘠,對鄰國充滿野心。

大劉生怕讀者看不懂,在第三本書里還安排了一個智子在地球上化身和服麗人,精通日本插花、茶道的情節。

顯然,作者是把三體當成日本來寫的,那么,和三體世界一衣帶水,被其覬覦良久的地球世界,顯然就是我們多災多難的中國的縮影了。你看,這種大面上相似,最后用智子加上一道明確坐標的寫法和童話里傳遞情報的寫法何其相似啊。


但是,如果僅僅把三體世界的影射理解成日本卻又有點膚淺?,F代的好的影射作品,追求的一定是神似而不是形似,作者不會把故事完全跟影射對象寫成完全一樣的,但聰明的讀者一眼就能看到其中的影子。

《三體》中,三體世界是地球人類接觸到的第一個地外文明,也是它打破了人類自己是唯一智慧生物的迷夢,恰如鴉片戰爭打破了大清朝天朝上國的迷夢一樣。

所以,在這里,三體世界既是日本的影射,更是近代以來妄圖瓜分掠奪中國的東西方列強的共同象征。建立這個基本概念之后,后面的情節理解起來就很容易了:幾位面壁人代表了近代以來愛國志士們的各種救國道路,中間發生的科技大進步代表洋務運動的虛假繁榮,黑暗森林戰役則代表了甲午和辛丑的一敗涂地,三體在威懾后的入侵代表了抗日戰爭的艱苦卓絕……


那么順理成章的,羅輯使用黑暗森林法則建立威懾,自然也就代表了1949以后中國人民終于站了起來,特別是1960年代造出兩彈一星之后建立起對東西方列強的威懾。羅輯的形象自然也就代表了以..為代表的...。

https://tieba.baidu.com/p/1472915013?red_tag=1088706359


暖暖视频免费视频播放_两个人免费视频_ae86老湿机在线观看免费